????降央卓玛、乌兰图雅、乌兰托娅好歌连放!超级好听!赶紧收藏!陈兴良:刑法的为学之道(下)从规则体系视角考察中国案例指导制度|法学中国

不要说刑案很简单,其实只是你一直在办简单案件而已

最高法周强院长:这些违法够了吗?
刑事法官成长之路及对青年刑辩律师的借鉴作用
不含机主姓名的手机号码,是否属于公民个人信息?看各地法院怎么判

这几天在法律人的朋友圈里,大家都在热传几份不同地区的刑事判决书。首先是广州市海珠区法院的“最长判决书”,一共460页;紧接着,重庆市巴南区法院的“更长判决书”赶来刷新最长记录,一共634页;结果不到两天,厦门市思明区法院的一份刑事判决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中国最长判决书”的记录成功揽下,一共943页。

先不论其他情况,单说面对这样的页码数据,我们可以从中想象一下,判决书是何其沉重?案卷是何其繁多?压力是何其巨大?

法院的刑事审判工作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很多时候、很多人并不能认识得到或者理解得了。以前在做刑事法官的时候,我就明显地感觉得到很多外部的群众不了解法官的工作,甚至在我告诉自己的亲朋友好说自己办案很辛苦、压力很大的时候,他们都是一脸懵逼地问:你说你这么忙压力这么大,到底一天需要干些什么事?我委屈地解释说,就办案。然后他们更加诧异了:办案?办案不就是拿着锤子一敲,嘴巴说谁谁多少年不就完事了吗?这有多辛苦?

面对这样的质疑,我曾经总是有种想死或者想把他们掐死的冲动。估计他们是电视剧看多了,只知道电视里的法官形象是坐在正中间拿着法槌敲一下,然后进行一下口头宣判,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电视剧不可能将法官整个办案过程完全呈现出来,而只能根据自己的表达需要将法官最后宣判的一个动作画面表现一下意思意思,实际上法官的这个动作画面只是占了一个案件工作量的0.001%都不到,办理一个案件的更多工作量是大多数人看不到的阅卷、法律检索、思考和研讨疑难争议问题和撰写判决书,当然还有安排和组织庭审。

很多人可能不懂什么叫阅卷。阅卷就是阅看卷宗,这是吃透案情、掌握事实的一个基本手段。没有哪个法官敢不阅卷的,因为不阅卷就意味着没有吃透和掌握案情,那么后面的工作就无从下手,所以能力再牛逼、经验再丰富,也只能首先老老实实、扎扎实实地阅卷。阅卷不是走马观花似地看小说,而是要实实在在地看仔细,甚至是细致入微地来看;阅卷要求达到一定的记忆程度,基本上要对着卷宗目录可以较为准确地回忆起卷宗基本内容和印证要点。

一个普通刑事案件的侦查卷宗一般在两本到十几本之间,分为诉讼文书卷和证据卷,一般来讲,阅看证据卷的要求要高于诉讼文书卷。证据卷里的内容就是各种证据形式材料,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等言词证据,有物证、书证等客观证据,还有勘验检查笔录等等。不同类别的案件,看卷的难点也不同,比如涉经类刑案难点往往是反映犯罪数额的书证类证据,有时候为了把犯罪数额搞准确,必须在书证上一笔笔去核对、标记和统计。如果碰上的是重大案件,那就麻烦了,侦查卷宗一般是二十本到几百本,从检察院送过来的时候,可能都是用一个到几个大号行李箱装运的。这种案件摊谁头上,谁就是一把辛酸泪。

很多人也可能不懂什么叫法律检索。法律检索就是查找资料,是解疑答惑的一个好手段,同时也是每一个刑事法官必须掌握和运用的办案路径。没有哪个法官敢自诩什么都能搞得懂,毕竟总有自己没有遇到过的案件,也总有自己搞不太清的法律问题,并且即便遇到了自己曾经办过的案件,也可能碰上法律和其他规范发生修改变化、主流观点和实践通行做法发生改变的情况。所以,法官还要老老实实做好法律检索工作,查找、收集到有参考、参照及研读价值的资料。我以前做法官的时候,我的常用的几本工具书、案例集和权威著述都被我快翻烂了。

思考和研讨疑难争议问题,这是一个常常在下班时间都还在法官大脑里依照惯性在运行的事情。不说“垂死病中惊坐起”,但是有时候突然想到了白天一个没有解决的案件问题,临睡夜中惊坐起倒是常有的事。撰写判决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有刑事法官的工作写照基本是“不是在写判决书,就是在为写判决书做准备”。比如前面提到的那几个判决书,几百页数十万字,这绝大部分内容是需要法官一个字一个字在电脑键盘上敲出来的。这其中的艰辛困难是极大的,不信的话,你自己在键盘上照着一本几十万字的小说把它敲完看看,看需要多久的时间。

当然,除了法院外部的许多人对法院刑事审判工作的艰辛不了解,法院内部的一些其他业务部门的人有时候也存在一种误区,认为刑事案件比民事案件简单。

刑事案件真的就比民事案件简单吗?这种说法,就好比医院的心内科医生认为内分泌专科要比心内科专科简单或者外科医生认为内科要比外科简单一样无稽。

有的人认为民事法律制定编撰不健全,刑事法律要健全得多,这是一个事实,但这不是用以判断刑事案件就一定比民事案件简单的根据。一个是刑事案件的法律制定编撰得再健全,它同样存在本身的滞后性以及对条文理解的差异性。也就是说,刑事法律不可能将刑事领域的所有问题做到全覆盖,还是在许多问题上和民事领域一样存在空白地带,而即便是法律覆盖到地方也存在条文本身的模糊性以及认识的差异性导致的对条文理解上的差异和争议,而这些问题的存在决定了办理刑事案件的过程不是如同使用“傻瓜”式照相机一样的照搬法律规定的简单机械过程。

有的人认为自己办过刑事案件,也办过民事案件,他们认为根据自己的实践经历对比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观点是站得住脚的。这样的实践根据也常常带有很大的迷惑性,但在我看来这样的实践根据也不是充分的。

在事实上,刑事和民事案件各有各的特点和难点,相互之间不存在这样机械的难易对比。但是有的人在办过刑事案件,又办过民事案件之后,为什么会得出这样无稽的结论?

第一个答案就是在于他们中的一些人工作方法过于简单。有的人办案是简单地照搬法条和案例。他们对整个法律没有体系性的认识和理解,也没有起码的理论基础,在办案上只知道看法条和案例,法条是怎么规定的,他就怎么判,法条没有规定的,就去翻案例,案例也没有的话,他就束手无策了。刑事方面的法条相对健全,所以他觉得刑事案件好办;民事方面的法条相对不健全,所以他觉得不太好办。

第二个答案就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办案态度上有问题。刑事案件的被告人一般都是弱势的一方,面对的是强大的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很多人都懂得选择和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站一边会免去很大的办案风险,即便这种选择会导致错案。所以有的人在办理案件时根本没有打算去把握和搞准案件问题,只要照着起诉书上的来就可以了,即便是判错了也不会担多少责任。掌握了这个小窍门,你说办理刑事案件还难吗?再复杂的刑事案件也会变得容易。但是民事案件不能这样做,因为两方当事人都是平等的,不存在谁强谁弱,不管法官站在哪边或者不站队地判哪边赢,都会引发另一边不服,由此导致外部或者上级力量对案件的复核、督查等监督纠正的后果,如果被确认判错了是要担责的,所以民事案件必须要认真地来把握和搞准,才能规避办案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说,当然会得出民事案件难,而刑事案件很简单的结论。

第三个答案就是他们中的一些人真的就只办过一些简单的刑事案件。刑事案件不简单,也不是意味着刑事案件没有简单案件,但我们不能仅以简单的这部分案件为根据就推论所有的刑事案件都是简单的。现实中,确实有许多人没有办过什么疑难复杂的案件或者重大案件,这就是根据自身经历去推论的一个局限性所在。不信,给一个几十本卷宗的案子给他办办看。

责任编辑:????降央卓玛、乌兰图雅、乌兰托娅好歌连放!超级好听!赶紧收藏!